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此类职能应该属于工信部

时间:2018-07-10 16:05    作者:admin     点击:

  胡钢注意到,有相当多的App都希望增加社交功能,提高用户使用粘性,往往会设法获取语音输入、拍照摄像等手机权限。在他看来,这类跨界做社交的App通过获得更多权限,为今后的商业化变现提供了可能,但也获取和积累了大量的用户隐私数据。
 
  目前,我国法律体系中与App权限有关的主要是《网络安全法》、《消费者保护法》以及工信部、网信办等部委发布的相关规定。其中,《网络安全法》第41条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
 
  2016年8月,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服务管理规定》规定App不得开启与服务无关的功能。2016年12月工信部发布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指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所提供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不得调用与所提供服务无关的终端功能。
 
  但是,在现行制度安排中,对过度获取App权限的情况仍然存在处罚手段不够重,负责机构不明确等问题。胡钢认为,由于立法层面尚未明确隐私、个人信息保护的专责机关,所以执法层面尚不明确此类管理职能应该属于哪个行政执法部门。他建议,应当在正在修改的电子商务法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中明确,此类职能应该属于工信部、网信办还是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此外,他还注意到,在具体的案例中,很多时候用户很难证明自己是因为App获取权限过度而造成的损失。因此他建议在法律层面,应该允许在用户发起的集体诉讼,或消费者保护协会/检察院发起的公益诉讼中,可以扩展到代表人数众多的特定或不特定的消费者,从而方便用户维权。
 
  此外,他也建议互联网企业应该建立强制性责任保险与隐私官制度,完善自身App权限管理制度和相关赔偿机制。
 
  而在实际操作中,针对App权限还需要解决很多技术性的问题。李轶伦注意到,在权限的获取和调用方面,国内App开发商和经营者的自由度比较高,“基本上是随心所欲”,而且由于安卓、iOS两大操作系统同时存在,各家手机厂商对安卓系统也做了更多定制化处理,所以很难做到全国范围的同时规制。
 

上一篇:另外那种带底座的水壶会自动跳闸

下一篇:没有了